《自由中國》(文藝欄)


創刊詞////目錄////雜誌影像


發刊詞

在這個時候,我們用「自由中國」這個名字出版一種刊物,讀者顧名思義,當可油然而生同情心。但為鄭重起見,我們謹把我們的旨趣,簡單的述於卷首。

「自由中國」,是我們現在中華民國的同胞無論在理論上或在實際上所應當以為政生活的目的的。一個民族生活在現在世界上,如果沒有較合理的政治生活,便不能有其他的好生活;如果沒有一個自由的國家能夠保證他們的自由和安全,他們必不能有一個合理的政治生活,他們必不能在人類進步上有什麼貢獻。

一個自由的國家,和無政府的社會不同;無政府的社會,只能由混亂而趨於毀敗,必難給予人民一個好生活。一個自由的國家,和極權的國家不同;一個極權的國家,非特不能給人民以自由,並且也不以能給人民以安全。一個自由的國家,更不能做任何其他國家的附庸。

而我們現在的中華民國,一大半士地現為共產黨軍隊所佔領,一大半同胞已喘息於共產黨的恐怖中。他們非特沒有自由和安全可言,他們簡直沒有國家可言。

共產主義的政府,和法西斯主義的政府,是現代極權政治兩種不同的形式。在這種政治下人民不能有真正的自由和安全,這是極權政治的理論和事寶所必使然的。最壞的是,這種政府的主持者,為領慾所驅使,完全拘牽於這種政治的形鋨,更沒有機會想到人民實際的利益。他們看人民和器機一般;無論什麼無人性的殘忍事情,他們都做得出來。結果,人民所受的痛苦,便不是常識所可臆度的了。

共產黨兵力所到的地方,即蘇俄勢力所到的地方。在中共諸人,固然以為大功將成,不久便可以向莫斯科獻捷了。而自中華民國人民的立場言,則萬一中共竟席捲中國,則從此以後,中華民國的同胞,將都淪為蘇俄的奴隸;非特成為沒有自由的人民,並且成為沒有國家的人民。

我們並不反對世界各民族在自由和平等的原則下,成為一家的主張,但我們反對帝國主義,反對陰謀,反對極權,反對殘。蘇俄帝國主義者的統治中國,我們同胞所受的痛苦,必不是過去在任何暴君壓制下的痛苦所可比擬,在任何外族管轄下的痛苦所可彷彿。三百年前,幾個無賴的斯拉夫人開始過烏拉山,遂啟沙但東侵的野心。從此以後,俄人便沒有一天不想染指於中華國土。現在蘇俄的統治者,完全承襲沙皇的傳統,而又加強奸詐詭譎的技術。百年以前,林則徐說過:「為中國患者,其俄羅斯乎!」在現在講起來,俄羅斯不只是中國的「患」;實在,在現在世界上,為永久和平的障礙的,只有一個俄羅斯!蘇俄如不改變他的政治方式,不改變他的政治手段,世界將水遠沒有和平的一天;蘇俄如併吞世界,世界便變成黑暗時代,全世界上的人民,除卻蘇俄統治階級以外,亦必沒有快樂的一天。

這是我們反共抗俄的極明顯而不可易的理由。我們若不認識這一點道理,不是大愚,便是大惑。我們如認識這一點道理而不去想法阻止蘇俄的侵略和中共的暴行,不是頑夫便是懦夫。

「自由中國」這個刊物,正是要闡明蘇俄對於世界-----尤其是對於中國----的禍害,和中共對於國家和人民的罪惡。我們並要討論如何阻止這個禍害,如何洗滌這些罪惡。這個刊物所發表的文字,本著思想自由的原則,意見不必盡同,但棄黑暗而趨光明,斥極權而信民主,求國家民族的自由,求世界的和平,則是大家共同的主張。我們說話的態度,可在下列少數誡條中看出:

一、作無聊的悲觀。
歷史的路程,雖然有迂迥富折,而大流所歸,都是表明人類是趨向開明的。現在蘇俄的行為,不過歷史人類進程的逆流之一;當然,他的範圍和力量比任何過去人類進程的逆流都要大。但我們相信,人類行為的總結總是趨向於善的。我國二千年前儒家的大師荀況有言:「狂生者,不須時而落。」當代英國大哲學家羅素亦以為「狂妄者定必失敗」。在一方面講,這種逆流的範圍和力量愈大,我們要挽正他當然更要費勁;在另一方面講,我們在這個時代,我們為善的機會亦最多而最大。況且「歷史是在我們這邊的」!我們並且相信,中華民國的人民,受了數千年善良文化的陶治,善的力量,比惡的力量多。一旦明瞭中共主張的錯誤,中共宣傳的虛偽,定必毅然決然,衝破中共的蒙蔽。所以現在的時局,雖是陰霾,但我們總有見到光明的一天,不必作無聊的悲觀。

二、不作下流的漫罵。
「政者,正也」。我們在國家和民族生死存亡的關頭,出版這個刊物,我們最大的目的,是要把我們平易而正確的見解,仔仔細細的告訴我們的同胞。我們居心當然要「出於正」,我們在說話上邊亦不可不「出於正」。所以我們屏除一切下流的漫罵。我們說話的對像,當然包括被中共宣傳所麻醉的同胞。但是這些人堶情A我們也相信儘有許多可與為善的人,這班可與為善的人我們只要好好提醒他們,便可恍然大悟,棄邪歸正,用不著罵;至於不可與為善的人,終身不靈,罵有什麼用處?

三、不歪曲事實。
我們如果述說事實以作例證時,無論是歷史上的事實或現在的事實,我們都求十分的正確。我們決不為一時說話的便利而歪曲事實。我們相信:正確的判斷,須基於正確的事實。我們所要向世人傳達的,決不是花言巧語,而是正確的判斷;所以我們蓇不可歪曲事實。我們述說自由中國地域中的情形,我們固然絲毫不加粉飾;我們講到中共區內的狀況,我們亦必儘量求其實在。真實是我們生活的一種目的,亦是我們這個刊物的一種目的。

四、不顧小己的利害。
我們以最誠摯的心腸向世人說話;我們說話的目的,決不是為一黨一派的利益。我們所要申明的是人道和正義;我們為世界的永久和平而說話,為同胞的自由和安全而說話。在這個時候,我們有應當說的話,如果因為有所顧忌而不說,或隱約模稜的說,都犯著『見義不為』的過失。我們所要仔細辨別的,是我們說話對社會的影響,而不是對一己的利害。我們的話如果有幾分好處,如果可以導人為善,則無對我們自身有什麼危險,都是值得我們去說的。

最後,我們可以說:我們的態度是積極的而不是消極的;我們主張一切合理的改革,以求對於人民生活有實際的利益和進步。我們非特要堅守現在仍是自由的國土,我們也要竭力扺抗蘇俄侵略中國的暴力,不讓共產黨的極權政治,仍在中華國土立足。我們希望用這種態度和主張博得全國同胞的贊助!


〈 TOP 〉